TUATARA Helluva Helles Lager

28.10 330ml


ETA: Tomorrow 17:00
综合得分

80

想要评分?
加入BR吧!

Quantity:

in stock: 21 / Sold: 27

Forget burning fires of damnation, hell has been keeping Germans happy for centuries. Over there it means ‘light’ and is used to describe their traditional lager. But over here, ‘hell’ still means ‘hell’ - as in ‘hell yeah!’ So reach for this brew to round off one helluva day. Crisp and dry with a lengthy maltiness, it’s the light at the end of the tunnel.

After 16 years of producing our Helles lager, we felt it was high time it had a makeover. Don't worry, there's no change inside the bottle, it's still tasting pretty good to us. But now the party on the inside is reflected on the outside. Welcome Helluva welcome.

酒厂 | TUATARA酿酒厂

啤酒共和原创编译:Leila


这款名为“大蜥蜴”的新酒入库的那天,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中,这三个字仿佛天生带着威慑世人的魔力,敬畏者有之,惊惧者亦有之。

酒厂故事 | 新西兰活化石的“第三只眼”

Tuatara,是新西兰一种蜥蜴的毛利语名称,这种Tuatara蜥蜴拥有地球上进化最快的DNA,是目前地球上所知的恐龙时代唯一存活下来的一种爬行动物,素有新西兰活化石之称。据说,全球气候变暖会使大蜥蜴的雄性比例大幅提高,拥有2亿多年悠久历史的Tuatara面临着和如今中国青年一样的难题——男多女少,更严重的是,它们可能因此面临灭绝。

尽管这项研究结果令人同情,却依然不能缓解鄙人的抗拒心理,瓶盖上的眼睛和颗粒状的瓶身狰狞可怕,跨越了时间、空间。而我是颤抖着翻译出下面的这些文字。

酒厂故事 | 新西兰活化石的“第三只眼”

大蜥蜴酒厂的历史称不上悠久,不是什么百年家族,但却是少有的发展迅速的新西兰酒厂之一,位于新西兰首都惠灵顿,曾在德勤(Deloittes)发布的2010年度新西兰成长最快的50强榜单(2010 Fast 50 List)中名列第34位。

酒厂故事 | 新西兰活化石的“第三只眼”

上世纪80年代,创始人Carl Vasta在怀卡尼山中的一个小院中创建了这家酒厂,并以此为据点,将其迅速发展壮大。作为一名工程师和品酒家,Carl Vasta比一般人对酿酒设备和啤酒口感的敏感度高得多,怀揣着一份精酿梦想,他将酒厂命名为Tuatara,并希望这家酒厂能和某个濒危物种一样成为新西兰的代表。

酒厂故事 | 新西兰活化石的“第三只眼”

关于第三只眼

眼睛似乎已经是大蜥蜴的一大标志,狭长的眼睛让每个接触过大蜥蜴的人过目不忘,每每想到都觉得后脊梁骨发凉。

出于对新酒研发的需要,大蜥蜴酒厂专门成立了一间实验室,并将其命名为“第三只眼”。

酒厂故事 | 新西兰活化石的“第三只眼”

酒厂故事 | 新西兰活化石的“第三只眼”

这间实验室位于惠灵顿圣亚瑟30号(30 Arthur St),由一幢古老的建筑改造而来,外墙上的蜥蜴图案光彩夺目,想不注意到都很难。

这幢小楼始建于1906年,自建造以来充当过多种角色,教堂礼堂,音乐工作室,健身房,新西兰邮政局,印刷公司,甚至是……妓院。大蜥蜴酒厂搬进这里之前,它已经被空置了15年之久,破烂腐朽,没有地板,没有楼梯,凭它现在的样子,你绝对想象不出当年的破败。

酒厂故事 | 新西兰活化石的“第三只眼”

对惠灵顿人来说,这是一个有丰富历史价值的人文建筑——

在该建筑原来的租户Wellington Boys and Girls Institute(BGI)的Rod Baxter和Duncan Reid的帮助下,大蜥蜴酒厂对公民历史记录进行了一些调查,以便我们更好地了解这座建筑物的历史。

Rod和Duncan说,30 Arthur St.的建立得益于一群有决心有毅力的年轻人,他们隶属于于惠灵顿男孩学院(BGI的前身),年龄集中在15到20岁之间。

酒厂故事 | 新西兰活化石的“第三只眼”

Boys Institute

当时,这群年轻人正在参与惠灵顿的一项索道工程项目,却发现他们连一个聚在一起商讨项目的地方都没有,当即决定通过融资建立一个新的建筑作为项目据点。

当时,他们或许大声喊出“Huzzah!”摆出这样一个人形金字塔来庆祝。

酒厂故事 | 新西兰活化石的“第三只眼”

在惠灵顿慈善家、捐赠者以及公众的支持下,由Boys Institute创始人,建筑师和惠灵顿市长乔治·特鲁夫爵士领导,这个年轻的组织终于在1906年于亚瑟街30号创建他们自己的俱乐部会所。

该建筑(自其原有建筑以来修改)建造成本为1,343英镑,由新西兰最着名建筑师之一(也设计了惠灵顿和基督城火车站)威廉·格雷·杨设计。

酒厂故事 | 新西兰活化石的“第三只眼”

Rod说,建筑的四面墙代表了毛利人文化中的四个基石:精神,心理,身体和社会,这一哲学直到今天仍然是BGI的重要标志。

紧凑的两层建筑内设有一楼的体育馆和游泳池(在建筑物的后面,2005年被移除),在二楼设有一个教室和大厅。

1914年,赋予了这座建筑新的生命的研究小组从这里搬出,30 Arthur St.从此开始了不断的轮回转世、风雨飘摇,直到大蜥蜴酒厂找到并重新修葺了它。

酒厂故事 | 新西兰活化石的“第三只眼”

为了保留建筑的原始历史、美学和材料,大蜥蜴酒厂可谓煞费苦心——

为了将原来的matai木地板翻新,酒厂专门找了同时代的matai木材(这意味着这些木材的历史可追溯到1906年!)

回收来自Newtown教会的橡木教会门。

将原来的天花板玫瑰装饰回收、清理,并固定在其从前所在的位置。

……

如今的“第三只眼”会在每周六12:30和14:00举行两次体验会,爱好者们在这里品酒、享受美食、了解啤酒酿造工艺。这也是大蜥蜴酒厂不断推出新酒的强大助力。

酒厂故事 | 新西兰活化石的“第三只眼”

酒厂故事 | 新西兰活化石的“第三只眼”

“第三只眼”体验会

值得庆贺的是,这家酒厂正如创始人当初希望的一样,迅速在新西兰的啤酒市场中占据了一席之地,甚至在全世界广为人知,更值得庆幸的是,它没有像真正的Tuatara一样成为濒危物种。

现如今,这家公司已经从小作坊发展成了产能达35000升的现代啤酒厂,单是新西兰惠灵顿当地的啤酒供应量就达到了每年100万升,其成功有目共睹。

Brand:TUATARA

Name:Helluva Helles Lager

From:New Zealand

Malt Concentration:0.00%

Alcohol/ABV:5.00%

Style/Flavor:Lager

Volume:330ml/Bottle

Bottles/Box:24Bottle

In Stock: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