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峰 | 如何打开,品尝并痛饮一座城市


作者信息

岳峰,建筑师,精酿啤酒爱好者,美国酿酒师协会会员


@designRESERVE


若干年前,在一列开往布鲁塞尔的火车上,我偶然与同座的一个美国人聊天。他来自加州,说自己是啤酒猎人(Beer Hunter)。每年夏天他都会带旅游团到比利时,骑着自行车去寻访乡间的啤酒厂。当代啤酒世界中最著名的“啤酒猎人”当属英国人Micheal Jackson(是的,与那个我们大家都喜爱的歌手同名)。他出版了若干被奉为经典的啤酒和威士忌品鉴手册,推动了酒精旅游的热潮。他在2007年去世前出版的最后一本关于啤酒的著作中,Micheal Jackson曾预言美国将超越所有啤酒旧世界国家,而加州是最值得推荐的啤酒探索目的地。

@amazon
Micheal Jackson 关于啤酒旅行的经典著作之一,有若干版本


从2015年开始,美国精酿啤酒厂的数量达到欧洲各国的总和(FORBES)。精酿啤酒占据了美国啤酒市场的五分之一份额。在超过4000家精酿啤酒厂中,加州拥有接近700家。啤酒文化和旅游成为很多城市竞相推广的项目,而这其中最积极的要数加州最南端的圣地亚哥(San Diego)。在很多关于圣地亚哥的旅行介绍中,甚至开始使用“美国精酿啤酒首都”(America’s Craft Beer Capital)的称号,像此地另外一个经常被提及的头衔“美国最美好之城”(America’s Finest City)一样,都让人不免怀疑有些夸大其辞。

@forbes
福布斯周刊2015年对世界精酿啤酒行业的统计(其中的酒厂数量到今年已经有很多变化,包括中国的精酿酒厂开始出现。)


世界上有很多城市因啤酒而知名。捷克小镇比尔森(Pilsen),因为创造了金色通透清爽的啤酒风格皮尔森(Pilsner),而成为今天全球三分之二以上啤酒的共同故乡。德国的巴伐利亚州首府慕尼黑,则是拉格啤酒(lager)的起源地,并有历史最悠久的酒厂。特伦河畔的伯顿镇(Burton Upon Trent)是英国的啤酒圣地,以其优质的水源和风靡一时的“印度淡艾尔”(India Pale Ale)著名,鼎盛时期小镇拥挤着将近两百家酿酒馆。当然,真正的啤酒达人会更推崇比利时的瓦隆大区(Wallonia),因为这里的修道院和乡村酒厂自古以来出产着口味繁多,浓郁绝妙的啤酒,是精酿文化新浪潮的源头。


即使在美国,也有不少令爱好者神往的啤酒胜地。西海岸的旧金山诞生过美国第一家现代意义的精酿酒厂-锚牌酿造公司(Anchor Brewery Company)。西雅图和波特兰因为靠近啤酒花的原料产地,都拥有非常出色的酒厂。东海岸的波士顿和纽约,则最早继承了欧洲啤酒业的传统(据说第一艘英国殖民者帆船上装载的啤酒比水还多)。中部的科罗拉多州很多小城市都拥有世界级的酒厂。圣地亚哥的精酿啤酒产业似乎只能算后起之秀,与众不同的是,这里蓬勃发展的精酿文化完全是被一群在家酿私酒的爱好者所创造的。

@designreserve
Home Brew Mart所在的临街商场,背景高地上的建筑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位于Mission Valley的“5401 Linda Vista Road”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临街商场。走进其中一个叫做“Home Brew Mart”的店面,你便走进了圣地亚哥的精酿啤酒当代史。创立于1992年的这家专门经销自酿啤酒器材和配料的商店,是圣地亚哥自酿啤酒文化的缩影。很多曾经出入这里的顾客后来都创立了自己的酒厂。早期店主的一个学徒Chris White,后来创造了White Labs-世界最大的精酿啤酒酵母提供商之一。在商店背后的库房里,诞生了圣地亚哥最知名的酿酒厂-岬角(Ballast Point Brewery)。现在酒厂已经搬到新址,原来的空间容纳了一所家酿啤酒学校。与商店相通的另外一边,在墙面绘有深海场景的厂房里是从中午开始就座无虚席的酒吧,自酿学员可以在此品尝限量版的岬角酒厂鲜啤。

@designreserve
Home Brew Mart家酿市场和旁边的岬角品酒屋,墙上绘画来自Fathom IPL的酒标。


美国有超过一百二十万的家庭自酿者,包括前任总统Barack Obama。正是这种草根文化催生了美国精酿啤酒的文艺复兴。虽然美国人酿酒的传统可以上溯到英国殖民地时期,但历史上臭名昭著的禁酒运动(1919-1933),几乎摧毁了整个酿酒工业和传统。接下来的几十年见证了跨国啤酒集团攻城掠地的时代。借助现代仓储运输技术和电视广告,大酒厂如Anheuser-Busch用廉价清淡的工业啤酒,横扫了北美大陆的主要市场,使地域性的家庭酒厂毫无生存空间。直到1978年,总统Jimmy Carter签署家庭酿酒合法化的政令,让美国各地潜伏的私酿者如绝地武士般争相复出,圣地亚哥便是其中最活跃的地区。

@nbcnews
奥巴马是第一位在白宫自酿啤酒的美国总统,并将其酒品称为“white house honey ale”。


滨海城市生活至上的态度,加州的车库创新精神,以及多元的移民文化,共同塑造了圣地亚哥的精酿啤酒社区,并在很短的时间内将大量业余爱好者推上了职业酿酒人的不归路。在全城超过两百家精酿酒厂和自酿酒吧之中,通过以下五个最受瞩目的品牌,多少可以感受圣地亚哥啤酒文化的风情。


岬角酒厂
Ballast Point Brewing and Spirits

@goodbeerhunting
岬角酒厂位于Scripps Ranch区的生产设施。


一个可以写入创业教程的成长故事。从酒厂主人杰克· 怀特Jack White 的大学嗜好,到供应家酿者素材的杂货店,再慢慢积蓄开办一座后院小厂。以二十年时间,岬角扩展到拥有三家分厂和六个餐吧,成为精酿界的标杆企业。去年,酒厂以十亿美元的价值被上市跨国集团收购,给精酿啤酒事业的未来提供了一种可能。品牌在售的酒品有超过八十种(包括瓶装和在店生啤)。其中“双料印度淡爱尔”(Double IPA)最受欢迎,甚至被称为“圣地亚哥印度淡爱尔”(San Diego IPA)。酒厂各款产品标志都与海洋相关,比如当地特色鱼类或者风趣的海盗主题。酒厂研发的实力很强,并着重与食物搭配的潜力。比如一款”印度风味世涛”(Indra Kunindra-Limited Release India-Style Export Stout),具有极浓郁的孜然味道,感觉可以拿羊肉串直接沾着吃。该厂还同时还生产蒸馏酒,如金酒,伏特加和威士忌。www.ballastpoint.com

@ballastpoint
岬角酒厂出品的各种常年性和季节性罐装啤酒


艾尔史密斯酿酒公司
Alesmith Brewing Company

@alesmith
艾尔史密斯位于Miramar区的酿酒厂和品酒室


精酿啤酒界的得奖专业户。虽然成立于1995年,真正的成功从2002年Peter Zien接手开始。2015年位于Miramar新酒厂和品酒室建成,刷新了圣地亚哥精酿啤酒业的标准。酒品种类偏向重口味,属于高卡路里区间。酿酒师主要从比利时和英国传统啤酒中获得灵感,强调手工制作和试验性的风格。酒厂的形象设计走的是公路和机车风的路线。经典酒单包括“赛道世涛”(Speedway Stout)和“老死相大麦啤酒”(Old Numbskull Barley Wine)。酒厂主人正在研发自己旗下品牌的奶酪。www.alesmith.com

@ballastpoint
艾尔史密斯包装多采用750毫升的大瓶,并配以饮用杯建议。


巨石精酿
Stone Brewery CO.

@yelp
巨石精酿位于Escondido 区的酒厂和附属的“World Bistro & Gardens”餐厅


被啤酒专业媒体Beer Advocate评价为“地球上有史以来最出色的酒厂”(All-time Top Brewery on Planet Earth)。单以商业模式考量,巨石酒厂的确是大多数精酿酒师的梦想。两位创始人之一, Greg Koch经营过摇滚乐录音棚,这可以解释酒厂的平面形象总让人联想某个重金属乐队(品牌标志来自哥特教堂建筑上的滴水兽形象)。然而酒作的灵魂人物是Steve Wagner 。他自学成才,由家酿菜鸟升级成酿酒大师。旗下产品突出各种啤酒花的运用,超级畅销的“印度淡艾尔系列”(IPA Series)和“无耻混账艾尔”(Arrogant Bastard Ale)奠定了酒厂在美国精酿啤酒圈的顶级地位。酒厂拥有自己的分销商,和非常成功的餐饮空间品牌World Bistro & Gardens。巨石精酿去年在柏林开设分厂,成为第一家登陆欧洲的美国精酿厂牌。www.stonebrewing.com

@stone
巨石精酿除经典的IPA系列之外,定期推出各种主题的限量版和合酿版产品。


失落的修道院
The Lost Abby

@thelostabbey
失落修道院酿造厂位于San Marcos区的品酒室。


即使在精酿啤酒圈中也算得上是小众的酒厂。2006年建立于原巨石酒厂的设施中,其核心人物Tomme Arthur的信念是“新鲜的啤酒很棒,窖藏的啤酒更好” (fresh beer is great, aged beer is better)。酒厂从属于另外一家经营常规口味的姊妹品牌Port Brewery,有点像保时捷和大众汽车的关系。酿酒风格以比利时教士啤酒为源泉,酒标设计多具有神秘甚至惊悚的宗教色彩。主要酒品都使用各种橡木桶进行额外发酵来增加丰富的味道。酒精度数多在八度以上,喜欢速醉的酒徒们有福了。www.lostabbey.com

@thelostabbey
失落修道院的高酒精度啤酒的配料非常大胆,均使用葡萄酒或威士忌等酒桶陈酿。各款酒标都有强烈的叙事性和宗教主题。


米凯乐
Mikkeller

@mikkellersandiego
Mikkeller2016年开放的位于Miramar区的品酒屋,已经可以提供19种风格的鲜啤选择。


号称最受文艺青年热爱的酿酒品牌。来自丹麦的著名“吉普赛酒厂”,意即他们并没有自己的生产线,而是借用其他酒厂的设施进行创作。去年正式开始与圣地亚哥的Alesmith酒厂全面合作,在当地大规模生产并设立品酒屋。两位创始人Mikkel Borg Bjergsø和 Kristian Klarup Keller受到美国酿酒创新风潮影响,突破欧洲酒厂的条条框框,探索更多啤酒口味的可能。酒标的设计往往别出心裁,但寓意巧妙,塑造了一种玩世不恭的品牌文化。酒品口味没有定式,将很多不同传统风格进行交叉组合,并且几乎每周都有新款推出。www.mikkellersd.com

@mikkeller
米凯乐与Alesmith及其它酒厂合作的若干易拉罐装啤酒,仅仅是该厂曾经出产的三百多种口味纷呈的产品线中的一小部分。


当然,圣地亚哥的地主们还会举出更多他们偏好的酒厂,比如 Green flash, Karl Strauss, Alpine, Coronado, Breakwater, Iron Fist, mother earth, pure project等等。在啤酒界的重大评奖中,比如The World Beer Cup和The Great American Beer Festival,几乎每个酒厂都有几款作品曾摘金夺银。去年圣地亚哥地区有四家酒厂入选美国精酿界前五十强,超过了其他主要的啤酒名城(Brewers Association)。几乎每十瓶出产自美国的精酿啤酒就有一瓶是来自圣地亚哥。对于包括都市扩展区在内,只有三百万人口的圣地亚哥来讲,每年八亿五千万美金的销售额(UNSIPR 2016),意味着精酿啤酒已不仅仅是圣地亚哥活跃的社区文化象征,已然成为城市经济实力的重磅。

@brewersassociation
美国酿酒师协会2015年统计的排名前五十位的精酿酒厂。


无论“美国精酿啤酒首都”或者“美国最美好之城”的说法是否名副其实,考虑到这里的人每天喝的啤酒比咖啡还多,我得承认,圣地亚哥起码是世界上自我感觉最良好的城市。


假使以上介绍让你渴望展开一场圣地亚哥的发现之旅,而身边没有啤酒猎人做导游,或许下面这张地图可以帮到你。由当地酒厂协会制作的这份图像指南,标出了所有精酿酒厂和精酿酒屋,非常直观地展现了城市空间的格局。开启你的酒花雷达,准备启程吧。

@sandiegobrewersguild
圣地亚哥酿酒师工会网站提供的区域酿酒厂和精酿酒吧的地图。


如果你还不知该从何处开始,那么以下几种方式或许可以帮助打开思路(对因此产生的个人风险和家庭纠纷本人概不负责)。


沙滩


圣地亚哥是一个躺在海岸上的城市。这里常年气候温和,日照充足,优美如画的海滩如La Jolla beach连续不断。如果户外运动是你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圣地亚哥就是个天堂。冲浪,骑车,滑板,排球,烧烤,裸奔,大麻……在慷慨的加州阳光下,凡事皆有可能,除了拿着酒瓶在沙滩上开怀畅饮。作为后禁酒令时代的产物,户外公共场合饮酒在绝大多数美国城市依然违法。如果你不想被警察罚钱,又实在犯酒瘾,可以尝试买个大号的麦当劳饮料杯,装入啤酒,用吸管喝。

@pintrest


军港


从地图上看,圣地亚哥海湾的形状类似一只耳朵,里面隐藏着比金箍棒更强大的武器——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被城市天际线和科罗纳多半岛环绕的狭长水面,是超过两百艘水面舰艇,包括七个航空母舰战斗群的母港,同时还有若干海军航空兵机场,海军陆战队和海豹突击队的训练营等。据史料记载,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夕,日军未实施的最后反击叫做“午夜樱花作战”(operation cherry blossoms at night)。计划使用神风自杀潜艇和飞机,运送731部队研制的生化武器,跨过珍珠港,直接攻击美国本土的圣地亚哥。如果不相信这些传说,你可以选择军港边林立的酒店餐厅,邀请那些远航归来的饥渴水兵喝上一杯(美国海军在执勤期间禁止饮酒),或许有机会成为一代名谍。

@getty


酿酒厂


了解酒文化的最佳方式就是参观一座酒厂。圣地亚哥知名啤酒厂都提供收费的参观项目。与去葡萄酒庄不同的是,你有机会看到啤酒制作的整个工艺流程。除了增长知识,还能体验世界上最醺醺然的工作岗位。导览一般持续一个小时,高潮是品酒环节,附送贴有商标的酒杯是很多啤酒发烧友的理想纪念物。有些酒厂比如Stone Brewery,同时经营着规模庞大的自家餐厅,提供啤酒与餐食的搭配指导,可以让你轻松填满半天的行程。所有酒厂都允许带狗或者儿童,但不意味着允许你喂它们酒喝。

@pintrest


高速路


像洛杉矶一样,体验真正的圣地亚哥离不开汽车。如果不是路痴,开车沿任何主要道路十五分钟之内都可找到一家酒厂或者啤酒屋。矛盾在于,你必须冒酒驾的风险(当地打车软件没有代驾的选项),或者有个对酒精过敏的司机同伴。世界上最热爱自动驾驶汽车的应该是酒鬼,可以享受流动的欢乐时光。优步最近试验了无人驾驶的卡车,提供的第一项服务就是投送啤酒。在未来还没有到来之前,酒友们还需要依靠自己的酒量和胆量,找到回家的路。加州警察很少设路障查酒,但如果你喜欢玩蛇形漂移,他们绝不会放过。

@getty


棒球场


就算不是球迷,一个城市的体育场有时也是优质的旅行目的地。Petco Park是圣地亚哥教士棒球队(San Diego Padres)的主场,意译是“宠物公园”(Petco是当地著名宠物连锁店)。紧邻具有历史风情的煤气灯区(Gaslamp District),“宠物公园”的建筑本身并不令人印象深刻,但是非常成功的与周围城市空间相互融合。走在附近尺度宜人的街道里,两侧混合着早期西班牙殖民建筑和各种厂房改造成的现代公寓,很难感受背后存在一个能容纳四万人的体育场。而站在球场内部看台上,一面可以俯瞰海湾和会展中心(著名的圣地亚哥动漫展的主场),另外一面可以远望市中心和山景。买不到票的市民可以坐在外场后边的公园草坡上看比赛。环绕球场的裙楼里塞满餐厅和酒吧,有比赛时,体育场走道边也都是流动的啤酒餐车。有人笑话圣地亚哥球迷,说他们与一瓶啤酒的共同点都是脖子往上只有气泡。

@pintrest


游乐园


南加州是家庭度假的伊甸园。我的意思是,绝望的父母们总能在各种主题公园里找到暂时的解脱。与迪斯尼乐园,环球影城和乐高世界等相比,圣地亚哥的海洋公园(San Diego Sea World)的设施已经显得陈旧落后,甚至备受动物保护主义者们的诟病。对于本地人,这里依然是老少皆宜的娱乐场所。当孩子们观赏和调戏困顿的海洋生物时,大人们很可能在旁边售卖厅里排队等待新鲜扎啤。(其他主题乐园都禁止酒精类饮料)

@wikipedia


从圣地亚哥市中心往南三十公里,就是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过了检查站是繁华小城蒂华纳(Tijuana)。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美国禁酒时期,加州的好莱坞明星经常穿越过境,到墨西哥一侧买醉。直到今天,很多美国学生还会晚上跑去蒂华纳的酒吧里庆祝他们的成人礼(因为墨西哥的法定喝酒年龄是十八岁,而美国是二十一岁)。当然更多的墨西哥人从圣地亚哥的精酿运动中获得启发,创立了令人瞩目的新生代酒厂。虽然现任总统Donald Trump的造墙计划引起了两国人民的不安与对立,但追求进步和快乐的啤酒文化已经超越了地理和政治的局限,成为了世界性的生活方式。正如Abraham Lincoln所言:


“我对人民有坚定的信念。当真相降临时,可以依靠他们去面对任何国家的危机。重要的是让他们拥抱事实,还有啤酒。”


“I am a firm believer in the people. If given the truth, they can be depended upon to meet any national crisis. The great point is to bring them the real facts, and beer.”


—— 被美国精酿啤酒媒体经常引用的一句话,但其真实出处难以考证。


2017年2月12日于北京


本文由余留地微信公众号授权编辑转载


更多精酿故事分享请发邮件到 hi@beerepublic.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