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共和bottle shop区域合伙第一人正式选定!


啤酒共和原创内容


10月27日那晚,所有人都以为啤酒共和的花爷不小心喝多了,情之所至便痛陈革命家史,深挖创业路上的一切妖魔鬼怪,于是有了那篇那些年我赌上全部性命,开始了投资创业的奇幻败犬之旅》。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啤酒共和bottle shop面向全国接受加盟的信息就借着这段奇幻的经历公之于众。

这二十多天以来,陆续有个人或团队找到啤酒共和,表露了加盟意向,但我们知道,第一家加盟店必须足够与众不同,否则怎么符合啤酒共和一直以来站在黑色潮流的尽头、失落文明的废墟中独树一帜的形象。经过一系列的筛选和高层(啤酒共和的领导喜欢站在高一层的台阶上传达精神)的慎重讨论后,我们终于可以发出公告——

啤酒共和bottle shop区域合伙第一人正式选定!

被三四块钱工业啤水充斥三四线城市 需要一次重生

来自烟台的李永鑫及其合伙人孙晖与啤酒共和达成了加盟意向,并签订了加盟意向协议,成为啤酒共和bottle shop 区域合伙第一人。

正式加盟后,区域合伙人除门店经营收入外,还将获得烟台地区同城批发销售利润分成及线上电商销售分成(烟台地区用户在啤酒共和官网购买啤酒产生利润的10%)。

半年前,李永鑫和孙晖第一次在烟台的一家餐厅喝到精酿啤酒,就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被精酿啤酒变幻莫测甚至匪夷所思的口感深深折服。

在尚未有精酿酒馆开起来的烟台,可以选择的精酿啤酒并不多,两人一开始也不过是喝福佳、1664等基本款,资深的精酿酒客或许早已觉得这些酒太过寡淡,但我们仍然应该感谢它们,是它们给还在圈外的人指引了道路。

被三四块钱工业啤水充斥三四线城市 需要一次重生

相聚的日子可以没有菜,却不能没有酒

李永鑫和孙晖是高中同学,关系好到令人发指,即使后来高中毕业,孙晖去了加拿大留学,两人也依然保持着每周通一次越洋电话的习惯。

离开学校的十多年里,两人各自从事着不同的职业,在各自的工作领域里忙忙碌碌,做了十年服装的李永鑫总感觉生活里还欠缺了该有的那点热情,而从加拿大回国后在典当行工作的孙晖也深深地觉得,国内套路太深,需要有一份简单的、毫无怨言的事业才好。

终于,两人在某一次相约喝酒的日子里,从相熟的餐厅老板口中听说了啤酒共和,发现近来喝到的这些神奇的啤酒都是出自啤酒共和,好奇心促使两人对啤酒共和进行了深入了解,从此,彻底掉进了精酿的深坑。

被三四块钱工业啤水充斥三四线城市 需要一次重生

文化内容丰富的啤酒共和网站

从来没有想过,精酿啤酒有那么多的分类,那么多不同的口味,一家小酒厂也可以有那么悠久的历史,喝啤酒居然不是牛饮也可以如品红酒一般有那么多讲究……李永鑫萌生了自己开一家精酿啤酒吧的念头,作为好哥们儿的孙晖自然全力支持,但同时也心存疑虑——

在多数人只喝三四块钱工业啤水的三四线城市,或者说伪二线城市,真的适合开一家精酿啤酒吧吗?如果不能跟一般的酒吧有所区分,凭什么让人接受自己?要如何向前来消费的男女老少解释,我这里的啤酒比其他啤酒贵几倍、十几倍的原因?

就在这时,啤酒共和bottle shop面向全国开放加盟的信息公布了出来。你能想象赶了一宿夜路,即将筋疲力尽时看到东方曙光冲破了黑暗,照亮了前面一家刚开张的早点铺的感觉吗?简直如沐春风,又如醍醐灌顶,从头到脚都瞬间舒畅了起来。

李永鑫知道,自己要开的就应该是一间bottle shop,但先前的疑虑仍然没有打消,于是叫上孙晖,立马订了飞杭州的机票,要实地考察一番。

就在上周末,一直对能开一家bottle shop兴奋不已的李永鑫和朋友孙晖从近1000公里以外的烟台赶来了杭州,和啤酒共和创始合伙人叶丹完成了第一次亲切会晤。

三个爱上同一个女人的男人在一起可能会打架,但是三个同样爱上精酿的男人在一起却能擦出比友谊更明亮的火花。

被三四块钱工业啤水充斥三四线城市 需要一次重生

啤酒共和创始合伙人叶丹(左二)和他的团队

作为杭州酒吧界的元老级人物,叶丹不仅仅是对精酿啤酒有深刻的认知和理解,更对精酿的商业发展空间有独到的研究,而最让李永鑫和孙晖佩服的,还是叶丹毅然放弃运营得非常成功的酒吧,与众为合伙人共同创立啤酒共和的决心和勇气。这种热情的感染力有多强,只有在见到本人的那一刻才能感受得到。

接下来的两天,李永鑫和孙晖走访了杭州大大小小七八家精酿啤酒吧,在并不算大的空间里,音乐舒适不嘈杂,喝啤酒的人络绎不绝却并不吵闹,跟传统概念里的酒吧迥然不同。两人突然意识到,不是烟台人民不能接受价格更贵、文化底蕴更深的啤酒,而是没有人打造一个可以让人接受的场景,没有人传达这种新的先进的消费理念。

明明烟台人民消费水平与杭州并无多大差别,明明认真地品味十几种精酿和痛饮几大箱工业啤水花费相差无几,明明前者更加健康、文明、有范儿,只是缺了一个点燃导火索的人罢了。

被三四块钱工业啤水充斥三四线城市 需要一次重生

李永鑫和孙晖在杭州

11月15日,签订加盟意向协议的当晚,李永鑫和孙晖在杭州酒球会的小厅里一人拿了一瓶熊猫精酿对饮,不远处舞台上乐队正做着排练准备,一条斗牛犬站在音箱上表情严肃,两人就在这里认真分析了烟台的现状——

烟台地处胶东半岛,东连威海,西接潍坊、青岛,南邻黄海,北濒渤海,从它能成为最早的通商口岸之一就能看出,这是个得天独厚的沿海城市。不同于青岛啤酒的产地青岛,烟台市场并没有被工业啤酒完全占领,市场在售的少量基本款精酿正在逐渐被越来越多的烟台本地人接受,大量的市场空白需要填充。

烟台威海地区人口加起来共约1000万,与杭州的人口数相近,酒吧翻台率自然远远比不上杭州,但bottle shop并不同于传统酒吧,一旦成功开设,将是烟台的第一家bottle shop,必然能迅速在这个城市形成广泛的传播。大量从烟台中转的国外游客也将成为bottle shop庞大的客户群。

被三四块钱工业啤水充斥三四线城市 需要一次重生

烟台现有的精酿啤酒售卖场所

消费观念的转变固然需要时间,从无到有更需要勇气,但李永鑫和孙晖却有足够的信心将烟台未来这家bottle shop打造成精酿界的行业标杆,让胶东半岛的人们都能享受到这种全新的酒精饮料。

未来,啤酒共和仍将继续鼓励三四线城市加盟为我们的bottle shop区域合伙人,我们曾经认为经济和消费理念远不及一二线城市的地方,往往蕴藏着巨大的潜力和爆发力,而我们都会是城市形象的塑造者。


如果你也想成为下一个区域合伙人,请点击 这里 填写加盟意向表,一旦通过我们的审核成为啤酒共和bottle shop区域合伙人,将与啤酒共和共享区域内所有线上线下的销售利润。